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章 计中计里谋中谋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传太医!快传太医!”拓跋宏吼道。

    话音刚落,太医端着药走了进来,“陛下,药已经熬好了。”

    “那还不赶快喂小皇子吃药?!”

    太皇太后一边摇着小皇子,一边附和催促着,“快,快,快。”

    宁先宫里一个机灵的宫女忙接过太医手里的药来到太皇太后身边喂小皇子吃药,可是喂了几次都喂不进去,如数都给吐了出来。

    “太医,这是怎么回事!”见此,太皇太后怒了,拿着绣绢手帕为怀中的孩子擦着药汁。

    太医忙跪地,颤抖道:“回太皇太后,可能是下毒之人剂量把握得好,小皇子中毒并不深,但多少还是会受到影响,会导致食欲不振,持续发热。可能是小皇子还不足月,喝不下药。这种情况,臣只能选择为小皇子施针。”

    “那还不快点!小皇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本后要了你的脑袋!”

    “是,是!”太医忙起身接过小皇子朝里屋走去。

    拓跋宏怔怔地看着太皇太后,刚刚那分明是紧张,如果不是紧张,她何故会发那么大的火?这个想法马上被拓跋宏打消了回去,冯家人怎么会真心的对待他?如果是真心的,当初又怎么会在他那般苦苦的哀求下,依然执意赐死林氏?这一切都是装的!一定是装的!

    “冯润,我要杀了你!”突然,高照容张牙舞爪地扑了过去,像个疯子一样。

    冯润猝不及防地摔倒在地,惊叫了一声。

    拓跋宏见了,刚要去扶,却被拓拔思勰先了一步。他冷冷地扯过高照容,面无表情地将她推向一旁,然后蹲下身子,双手扣住冯润的肩膀,“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冯润摇摇头,挣开他,“我没事。”

    “冯润,我儿子要真的出事了,我要你偿命!”

    冯润站起身来,走到高照容面前,看着她狼狈的模样,轻笑,“冯家位高权重,本宫又刚刚进宫,何故要嫉妒你,加害你的孩子?”

    “不是你还会有谁?”高照容瞪大了眼睛。

    “刚刚太医也说了,下毒之人是把握好剂量的,若本宫真想害你的孩子,何须把握好剂量呢?这明显是有人要栽赃陷害本宫,不是吗?”冯润看着她反问,说出了心中的疑惑,就是想看看她会有什么反应。

    高照容一怔,脸色微变,自知再咬着冯润不会有结果,忙移开目光,看向一旁刚刚给小皇子喂药的宫女,指着她问,“你是怎么照顾小皇子的!怎么会让小皇子中毒?”

    “啪!”宫女手中的药碗落地,忙跪在地上,“美人,奴婢是一直守着小皇子,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差池。”

    “那小皇子怎么会中毒?若不是你照顾不周,那这毒就是你下的!”

    那宫女听了,忙颤抖着哭道,“不是奴婢,真的不是奴婢,奴婢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对小皇子下毒呀!”

    高照容突然转换下毒对象,还是个没有地位的柔弱宫女,这态度突然的转变,不禁令冯润心生疑惑。

    冯润看看她,再看看吓得不轻的宫女,“高美人,不是本宫帮这名宫女说话,实在是你的一句话,就把这宫女吓得不轻,她连面对你的胆量都没有,又怎么会有胆子加害小皇子,她的目的是什么呢?”

    高照容眸光一闪,划过一丝锐利,但装瞬即逝,“那是因为她心虚才会如此!”

    冯润气结,已然不知该如何与她沟通,便别过脸去,正好对上了拓跋宏若有所思的目光。

    显然,高照容这笨拙的伎俩,在场的每一个都能看透,但碍于无凭无据,不好说什么。

    拓跋勰围着这名宫女转了一圈,蹲下身子,用手中的扇子托起她的下巴,使其与他对视,悠悠道,“高美人说你加害她的孩子,原因就是你是贴身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