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灵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叫乔一毛,是一个采凤人。

    所谓采凤,也就是一门手艺。

    常言说人分三六九等,业分五行三家。五行三家共计八门,总称外八门,是三百六十五行之外所有行业的统称。

    采凤人,就是其中一种。

    其实采凤人采的不是凤,是灵宝,是宝贝。有道是凤凰不落无宝之地,天长日久,采宝也就成了采凤。

    采凤人遍行世间,在荒山野岭,庙宇祠堂间,寻天下无主的宝贝。总之是将灵宝提出,卖给有识之人,借以糊口的营生。

    采凤这是黄河以北的说法,过了黄河,与采凤最为接近的,就是憋宝师。

    常言说南憋宝,北采凤,二者之间多少有些远亲,不过两门手艺千年传承下来,无论底蕴还是行事方法,都有着千差万别。

    ——

    盛夏流火,弯月如钩,这晚平静的,竟然连一丝的风都没有。

    阿爷在前,我在后,两个人挤在一处草窠里,一动不敢动。我就觉得浑身燥热,汗水淌得就跟开了闸的水管子一样。

    我小心翼翼地抹了一把浸在眼角的汗,压着嗓子轻声问道,”爷,这回有谱没谱,你说的麒麟胎不会是个空心桃儿吧。”

    采凤人在采凤的时候多有忌讳,灵宝不能叫灵宝,行话叫“桃儿”,采凤就是“采桃儿”。踩错了盘子,没看准的叫空心桃儿。看准了的,确有灵宝的叫实心桃儿。

    以阿爷这双贼眼,极少有看错的时候,他说这庙前的石麒麟已经生了麒麟胎,十有八九就有这么回事儿。

    可是现在,眼见着我们已经干等了半夜,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不禁开始怀疑起来。

    阿爷的一双贼眼,即使是在黑暗之中,也不时闪烁出精锐的光,“不能,我踩了半月盘子了,早已经探得一清二楚,这庙是昔日雍正爷驾前抚远将军岳钟麒的生祠(生前就立好的祠堂庙宇),以前还有供奉,直到十年动荡的时候,革命小将们在这里破四旧,砸了庙宇,结果出了人命,这地方才废了的。”

    我听了一愣一愣的,“还有这种事,那这地方可够邪性的,看来还真有这么回事。”

    说到这里,我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哎,不对啊阿爷,雍正爷到现在,也不过才小三百年,这么短的时间,不足以形成灵宝啊。”

    阿爷缓缓地摇了摇头,“没有个千八百年,哪儿就那么容易出灵宝啊。我看这对儿石麒麟,不像是专门守门的,十有八九是从什么庙里拆来的,当时就已经有了灵性底蕴,所以才被用在这里镇守门庭。我查过,当时主持修这座生祠的叫贾士芳,是当时有名的术士,估计他也是看中了这一点。”

    阿爷一句接一句的,说的丝丝入扣,好想亲眼见过一样。我佩服地忘了他一眼,姜还是老的辣,这老东西几十年的江湖经验,真不是我一个毛头小子能比的。

    我正想着再从他嘴里掏点什么出来的时候,就见阿爷忽然伏了伏身子,将手按在我的身上,连同我也被压了下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