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死人翻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最快更新诡匠最新章节!

    我从小生活在农村,在村里,人死之后,讲究入土为安、落叶归根,所以不流行所谓的火葬,必须土葬。

    我读大四那一年,爷爷突然去世了。我从学校赶回老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晚上。按照老家的习俗,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瞻仰先人遗体。

    爷爷的灵堂设在堂屋里,走进堂屋以后,长辈们打开棺材盖子,我就看见爷爷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头上盖了一张还没打过钱印的黄色纸钱。当大伯揭开纸钱的时候,印入我眼帘的,却不是我爷爷的脸,而是他的后脑勺!

    我不解的问大伯,啷个把爷爷趴到放在里面?

    大伯没回答我的话,而是低声惊呼了一句,死人翻身?!

    我问,什么是死人翻身?

    大伯先是一愣,随即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让我不要乱讲话,然后招呼我爸把爷爷的尸体翻过来。

    可是,就在爷爷身体被翻过来的那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们清楚的看见,爷爷的额头和眼角,竟然光滑的没有半点皱纹!爷爷已经八十多岁了,生前的时候额头上就满是皱纹,怎么死了反而这么光滑?

    我本能的感觉到,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屏住了呼吸,没有人敢说话。周围安静的可怕!

    我最先打破平静,小声的问大伯,这是啷个回事?

    大伯讲,哈能是啷个回事,爬到起压久咯,皮子都扯撑头咯。(家乡方言,意思是:趴着睡太久,皮肤都给压平了。)

    听到这话,我心想,这怎么可能呢?就算额头压得平,可眼角那个位置怎么压得到?难不成爷爷的尸体还能在棺材里左右摆头来压眼角?

    我刚要开口,就看见大伯对我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让我别多嘴。我只好把话咽了回去。

    我不知道大家是相信了大伯的话,还是都十分有默契忌讳不言。但不管怎样,没有人再在这件事上多说一个字。至于大家在忌讳什么,我一概不知,心想着等大家散了再单独问大伯好了。

    大伯和我爸重新把棺材盖好,然后就招呼大家散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绑在堂屋里角的那只公鸡却不安分的躁动起来。

    不用说大家也知道,丧事期间,都会在灵堂的角落里放一只公鸡。至于为什么要这样,按老一辈的说法,人死之后,魂魄离体,意识恍惚,归家不得,故而立鸡,鸡鸣引魂。所以灵堂之中,公鸡每隔一段时间会“咯咯”的叫几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叫魂,但是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躁动不安。

    大伯看见公鸡的样子后,他脸都白了,几乎想都没想就对着大家吼了一句,女滴都回屋去。

    这话一出,几秒钟时间,灵堂里面就只剩下大伯、我爸和我。说来悲哀,在我这一代,堂姐好几个,男丁却只我一个。

    当所有的女眷都回到屋以后,我看见那只公鸡的头高高伸着,伸着的长度早已经超过了我平日里见到的!它的两只脚在地上不断的划剌着,那一对翅膀也在不断的扑腾,整个身子疯狂的在原地打转。可是不管公鸡怎么动弹,它的嘴里竟然没发出半点声音,看上去,就好像是有人掐着它的脖子把它提起来了一样。

    大伯刚往前走了一步,那只公鸡就突然安静了下来,整个身子以一种很怪异的姿势趴在地上----尽管它屁股朝着着我们,可是它的头却后仰着,头顶已经贴到了后背,一双鸡眼死死的盯着我们,一动不动!

    我从没见过活的鸡头能够向后弯到这种程度,餐桌上的鸡除外。

    大伯看到这里,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抓着我爸的胳膊,声音有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