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章 无脸纸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王师傅一阵阴笑之后,我就听见他的脚步声越走远远,他竟然真的就这么走了!

    我大声喊,你不陪我一起守灵迈?

    他也扯着嗓子喊,我要回去守到你爹老子。

    我讲,那你好歹把锁给我打开啊,万一出事了,我跑都没的地方跑!

    可我竖着耳朵听了半天,也没听到他回头的脚步声。王师傅这是铁了心的要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守灵了。

    我背靠着院门,看着孤零零的院子,伸手就是给自己一巴掌,我早就应该想到的,他和吴听寒的那个眼神交流,肯定就有猫腻。再说了,给死者上香,一般都是在白天,谁会没事大晚上的过来?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一开始怎么就没想明白呢?现在后悔都晚了!

    虽然我们家这边的院墙都是可以翻过去的,但是王师傅的话,我宁可信其有,也不敢信其无啊。要是我出了这院子,我爸就一命呜呼,那我就真的后悔都来不及了。不就是守个灵嘛,一晚上很快就过去了。

    我嘴上虽然是这么说,可是心里却是害怕的要死。靠着院门站了好一阵,都没敢往前迈出一步。眼睛从左到右,又从右到左的来回转了好几次,确定院子里除了我右前方的扎纸外再没了其它东西之后,我才稍稍松一口气。

    可是这口气还没吐完,我就差点把自己给噎死----我记得清清楚楚,我和王师傅刚刚来这里的时候,整个院子都是空的,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那么,这几件扎纸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几乎是一瞬间,我呆立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连头都不敢偏。我担心只要我稍稍一动,这三件扎纸就会立刻转过头来盯着我看!

    我就这样站在原地,然后斜着眼睛朝右前方看过去。道场先生的院子里并不像我家设有篝火,黑乎乎的一片,只有头顶上的月亮照明,光线不是很充足。在朦脓的月光下,我斜着眼睛看见,那边一共有三件扎纸,一男一女,男女中间还牵着一匹白马。

    这一幕实在是太熟悉了,我爷爷出殡的时候,院子里面不也是无缘无故的多出一男一女一白马的三件扎纸吗?!说真的,如果不是那个男纸没有脸,我肯定会以为时间倒流了。可是没有脸的纸人,看上去却更加恐怖,总让人觉得在那黑漆漆的脑袋里面,藏着一双阴冷的眼睛!

    我把我的整个身子都死死的贴在门上,只转动眼珠子去盯着那几件扎纸看。我看见,这三件扎纸是并排站在一起的,没有像我家院子里的那样女扎纸骑在白马上面。两个纸人都穿着黑色的鞋子,男扎纸的衣服是藏青色的,而女扎纸的衣服却是鲜艳的红色!在这个院子里,是那么扎眼!

    这么显眼的颜色,我刚刚和王师傅进来的时候,不可能没注意到。可是我明明记得,当时的院子是空的!那么,最合理的解释就只有一个了,这三件扎纸,是在王师傅离开后,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跑进来的。

    一想到它们很可能自己会动,我的头皮就是一阵发麻。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见过真正的扎纸,反正我这辈子是再也不想看到了。那惨白的脸色和鲜红的嘴唇,以及那一双圆鼓鼓的眼睛,怎么看都让人产生一种十分不安的情绪。不动的纸人都让人这么不舒服,那要是自己能动的纸人…;…;

    试想一下,在一个月色暗淡的晚上,一个人被锁在一个空荡荡的院子里,原本院子里什么都没有,可是等你转过身的时候,发现面前突然多了三个说不定自己可以走路的纸人,这该是怎样一种场景?或许它们趁着你不注意的时候,突然走到你的身后,然后拍拍你的肩膀,等你回头的时候,就用那一双圆鼓鼓的眼睛盯着你直勾勾的看!

    我已经不敢在往下想下去了,我害怕再想下去我会被自己吓死在这里。

    我不知道我在原地站了多久,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就一直站在这里等天亮。至少这样一来,我就可以监视它们的一举一动,只要它们有任何风吹草动,我转身就翻墙逃跑。而且用这个姿势站着,它们也绝不可能出现在我的背后。

    但是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我看见堂屋里面的光线比之前暗了许多,而且火光很不稳定,在左右摇曳。想都不用想,肯定是长明灯的煤油不够了。

    我再次看了一眼那三件扎纸,发现它们的位置并没有变化,这才试探性的向前迈出一步。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它们,并且在心里不断的告诫自己,只要它们稍有异动,我一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