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95章 折大公子说,天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杨稻生走出卧房,让门外的侍卫去传净司大和尚过来的时候,城外军营里,折大公子与严冬尽与修筑宁州城墙的老工匠也说完了话。

    老工匠背已经驼得很厉害了,可就这样,去年冬天的时候,因为家中两个儿子,一个卧病在床,一个在外学艺不在家中,所以驼着背的老爷子只能服了这次的徭役。

    让严冬尽觉得自己运气不错的地步在于,这老爷子不光是服了这次修筑宁州城墙的徭役,十年前,宁州城墙推倒重建的那一回,老爷子也是当时修建城墙的工匠。

    宁州城墙的十五个出水口,靠在城门处的,主排水口,在老工匠的叙述中,在严冬尽和折大公子这里便不再是秘密了。老工匠脸上的神情卑微,他也不问面前的两位将军是要干什么,小老百姓有小老百姓保命的办法,那就是什么也不要问,当自己什么也不知道时,也许自己的命就可以长久一些。

    折大公子抚着额头笑了一声,道:“竟然有两个主排水口。”

    严冬尽看着铺放在桌案上的,宁州城图,问老工匠道:“你也在江南过了一辈子的老人了,老人家我问你,今天你们江南的桃花汛何时会来?”

    老工匠说:“回将爷的话,桃花汛每年来的时候都不一样,有年份来的早,有年份来的迟,这个谁也说不好的。”

    “来的早,来的迟,”折大公子开口道:“这桃花汛总是会来,我这么说没错吧?”

    “是,将爷说的是,”老工匠忙道。

    “那让老人家先下去休息一下?”要问的话都问完了,折大公子问严冬尽说。

    严冬尽点一下头。

    折大公子叫了帐外的亲兵进来,让自己的亲兵带老工匠下去休息。

    “那我们就死等这个桃花汛?”折府的亲兵带着老工匠退出营帐之后,严冬尽才问折大公子说:“要挖开这两个主排水口也不是易事吧?”

    折大公子说:“自然是要死不少人的,可打仗哪能不死人呢?”

    严冬尽抿着嘴,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地面的宁州城图。

    “净司那里有消息了吗?”折大公子问。

    严冬尽说:“没有。”

    “那,”折大公子伸了一个懒腰,起身道:“那我们今天再攻一回城?”

    严冬尽抬头看折大公子,说:“今天攻城?”

    “昨天我把秦王气了个半死,今天我们也不能让他日子舒服了啊,”折大公子说:“秦王迟迟不离开宁州城,我看那净司大和尚说的话没错,秦王真的是病重,他走不了路了。”

    严冬尽说:“走不了路,他还可以乘车。”

    “可车走在路上会颠簸,”折大公子说:“秦王受不住这份颠簸啊。”

    严冬尽拧着眉头,低头又看桌案上的宁州城图。

    折大公子说:“复生,这个时候我们不能松紧。引水灌城是个好办法,可这样一来,宁州城的百姓就要给秦王陪葬了,如果秦王提前死了,那这三十多万的宁州人就不用死了。”

    严冬尽听了折大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