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27章:醉后的特殊嗜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荣总,到了。”

    荣瑜把照片收好,朝前面的管家询问道:“今天的那位新娘子,叫什么名字?”

    “好像叫傅清笺。就是以前给先生看过病的傅医生的女儿。”管家不知道小姐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我知道了。”荣瑜点点头。

    之后,她就没有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

    婚礼结束,时御霆和傅清笺回到家里,折腾了一天,快要累瘫了。

    时御霆把西装脱下,立即给靳司南打了个电话。

    在婚礼现场,苏以溟把陆少和阿南叫走,他有些担忧。

    最近苏以溟和帝都的权贵私下里来往特别密切。

    靳司南一看是时御霆打来的电话,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接通。

    “今天晚上,是你的洞房花烛夜,你还给我打什么电话?”靳司南忍不住想笑,是幸灾乐祸的那种!

    不会是新婚夜,时御霆都吃不到肉吧?!

    要是这样的话,简直是大快人心!

    谁让时御霆他们三个中,最先结婚的!

    时御霆听着靳司南的调侃,目光不由自主的朝卧室的房向望去。又关门了,什么时候开始,她学会关门这个毛病了?

    “怎么?打电话过来,是想过来找我们嗨皮一下吗?来啊,欢迎!”

    “我打电话给你,主要是想知道,你们那边的情况。”

    “我们这边能有什么事?新婚夜都还操着别人的心,你是不是太闲了?”

    “我很忙!挂了!”

    “等等!我顺便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们有没有婚前X行为?”靳司南因为和陆已承打了赌,心里痒痒的,总想知道答案。

    “你以为我不行?”时御霆冷声反问。

    要是靳司南现在在他面前,他一定暴打靳司南一顿。

    “你的意思是,有过?”

    “不然呢?”

    “时御霆,你得为你吹的牛逼负责!”

    “靳司南,你想找死是不是?”

    “冷静点,冷静点,我真的想知道真实的情况,我实话告诉你,我和陆少打赌,我不相信你们两个那种状态在,会有这么亲密的举动,所以,有还是没有,你说实话,这对我很重要啊!”

    赌注太大,要是输了,他得肉疼半年。

    “你呢?你和那位简小姐,有没有过?”

    “当然!”

    “那你还问我?还在怀疑什么?”

    “我们不一样。”

    “哪不一样?我知道了,这么多年你没怎么长对吧?”

    “时御霆!”靳司南气得青筋直跳!

    三人中,数靳司南年纪最小,当然发育的也是最晚的。时御霆说的,是小时候一起洗澡的事情。

    “我告诉你,时御霆,你这是人身攻击了哈!你小心一点!”

    “你以为,我为什么娶她?”

    “为了上床?”

    “为了合法的睡她一辈子。”

    靳司南知道,自己输了!

    “我告诉你,少在陆少面前皮,皮一下开心了?姜还是老的辣!”

    “哼!”靳司南傲娇的把电话挂断。

    ……

    时御霆放下电话,朝卧室走去。

    “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好。”

    一分钟后,傅清笺打开门,已经洗过澡,换了一件睡衣。

    “我好了,你洗吧。”

    “今天晚上,我要睡小客房是吗?”

    “我觉得最好还是分开睡。”

    “今天晚上,是我们的新婚夜,能不能把下个星期的先预支了?”

    “不行!”傅清笺果断拒绝!

    时御霆碰了一鼻子灰。

    “我在客厅里写一份报告,你先去洗澡吧。”傅清笺抱着电脑,朝客厅走去。

    时御霆无奈的去洗澡。

    半个小时后,他从浴室走出来,傅清笺的报告也差不多写完了。

    “要不要喝点什么?”

    “白开水吧。”

    “我觉得今天,应该有点酒才最适合。”

    “我不想喝。”傅清笺到现在,也不知道她那一天醉酒后,都做了什么。

    “我调一下,酒精度数不会那么高。”

    “你还会调酒?”

    “会一点点。”时御霆已经打开冰箱,拿出了几瓶酒。

    傅清笺抬头,朝他看去。

    一个普通的玻璃杯,被他倒了各种颜色的酒,变得梦幻起来,鲜亮的颜色也让她有些心动。

    “试一下,如果不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