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零七章 达成同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明天出差,提前送上更新)

    “几位兄弟,不瞒你们说,四毛早就收到你们邱老大要递解荆州的风了,没想到还是真事。”欢喜坨适时的扔了一句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话出来。

    “坨哥,现如今咱们是无计可施了,这趟来沔口,帮里的兄弟可都指着王富贵能领着大伙来捞人的,现在人捞不到不说,还被官府给提溜到荆州去了,我们怎么跟弟兄们交代啊?你和四毛都是沔口江湖上的地头蛇,还有没有法子能想?”

    一旁搭话的妓女一听,敢情这几位都是邱老杆一伙的,刚才还左一句水匪头头,又一句野男人的骂着,不禁脸都白了。不过这几位看情形似乎压根没反应,心里还稍稍安定了点,急忙赔罪道:“几位爷,我有眼不识泰山,满嘴糊吣,您大人大量,千万别往心里去,小女子给几位爷敬酒赔罪了。”

    欢喜坨大度的一挥手:“好好服侍我几位兄弟,就算你将功补过了。”

    那妓女一叠声的应承着,伺候得更是殷勤。

    欢喜坨不动声色的看了翘嘴白一眼,叹了口气道:“你们远来是客,何况邱老杆也不是外人,和咱漕帮守望相助,一直都有交情,论理说在沔口出了这么档子事,漕帮岂能坐视不理,可今时不同往日,不是我自揭家丑,漕帮现如今在沔口都快被人赶绝了,不是四毛和我不想援手,是咱哥们现在自己都被人盯着呢,再要出头,不但帮不了邱老大,反而是害了他。”

    翘嘴白酒酣耳热之际,正搂着着自己不花钱的窑姐,全是拜欢喜坨所赐,一时冲动,拍着胸脯道:“咱哥们别的本事没有,就好打个抱不平,谁敢给砣哥和四毛兄弟气受,爷们废了他。坨哥你只管言语,到底是谁不开眼?”

    欢喜坨就坡下驴:“哥几个还记得前几日刚刚出手教训的那伙人吗?”

    翘嘴白和马脸嘴角一撇,满脸的鄙视:“我当是谁呢,就那几个不成器的废物点心,只会仗着人多打狗子架,坨哥尽管放心,这都不是事,明儿一早你给咱派个带路的就行,我和马脸就两人,保管翻了那王八蛋的老窑,把那兔崽子另一条腿敲断。”

    一旁作陪的顺子唱起了双簧:“两位哥哥有所不知,那天挨打的叫六子,甭看他在沔口街面上人五人六的,可在四毛和坨哥面前,那两头一掐,还不够炒盘菜的。这小子不过是条狗而已,在他背后使坏的才是正主,邱老大就是栽他手里的,咱漕帮原来在沔口街面上的场子都被这老小子给收了,不过就是靠着他披了一身官皮而已。”

    这番话出口,翘嘴白两个立刻哑巴了,他们当然知道顺子说的这个人乃是沔口黑白通吃的金白眉,自古民不与官斗,其实匪不到万不得已,轻易也不愿意招惹官府,这就和后世黑社会不惹警察是一个道路,卤水点豆腐,从来一物降一物,只是刚刚放出去的大话,一下闪了舌头,翘嘴白和马脸面子上讪讪的有点挂不住,依然死要面子活受罪,梗着脖子吹牛皮:“披官皮就了不起啊,惹急眼了咱爷们一样和他斗。”

    欢喜坨笑嘻嘻的说道:“二位兄弟义薄云天,这份情我领了,不过和官府打交道,能暗着来的就不明着来,这事四毛和哥哥我有办法解决,只不过我们真正有件难事,还非得靠两位兄弟帮衬着才行,当然了,为难的事我也不会开口,对你们二位那就是举手之劳,办成了以后,你们留在沔口吃香的喝辣的这事儿,准定成。”

    听说又是举手之劳,又是有好处,何况刚刚吹破了一张牛皮,翘嘴白和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