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一三章 兵行险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翘嘴白被凉水一下给浇醒的时候,打着冷战便看到了欢喜坨一张团团脸凑在跟前,如一朵绽放的鲜花一般。

    “干嘛?”翘嘴白本能的往后退,才发现身子就抵在了舱壁上,退无可退。

    “干嘛,快起来吧,等着您老兄救命呢。”欢喜坨这句话让翘嘴白那点醉意荡然无存,一骨碌爬起来就问道:“救什么命?他们灌你酒了?我是真不能再喝了。”

    欢喜坨又好气又好笑:“还喝个球,你快来看看吧,咱们被然给围起来了。”说着话,一把拉过了翘嘴白,让他凑到了窗户边。

    翘嘴白顺着窗户缝一打量,回过头来说道:“这么快就到了?咱快上岸啊。”

    欢喜坨压低了声音:“上个屁的岸啊,你再仔细瞅瞅,这些人我看就是心怀鬼胎的样子。”

    翘嘴白听完这话,再次凑近窗户缝,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一边看一边自言自语道:“这小子怎么调哨了?他是福九的手下啊,按道理王老大的地盘不归他巡防啊?”

    等到翘嘴白将周边的情况彻底看清楚之后,脸色不禁开始发白:“王老大呢?他在哪儿?”

    “王老大已经上岸了,让咱们在船上等他,说他办完了事再派人叫我们下船。”顺子在一边插话道。

    欢喜坨突然插了一句嘴:“这个福九是谁?”

    “他也是邱老杆的拜把子兄弟,宗族里有不少的哥兄老弟是鱼帮的帮丁,势利不在王老大之下,不过这小子不太地道,邱老杆也对他提防三分,但他的本家在洪泽湖里算是人多势众的一枝,平常横行霸道惯了,和王老大不太对付。邱老杆也是利用了这一点,打一下摸一下的,让两边互掐着。”翘嘴白几句话就把福九的底细说了个清楚。

    欢喜坨的心开始更加沉到了谷底,仅有的那一点侥幸心理也彻底被打破。船舱外边鱼帮的帮丁这样如临大敌防着自己有可能是对漕帮来的远客有所戒备,这也无可厚非,毕竟江湖险恶,多个心眼很正常,但如果背后指使他们的人是邱老杆用来平衡王富贵的工具,而且又和王富贵不对付,那就说明事态严重了,难道真的又被四毛给猜中了,这个福九已经做好了一个套,以逸待劳,坐等着王富贵自投罗网,要是这样一来,王富贵可就吉凶难料了,他要是出了问题,今天跟随自己来的这些个漕帮弟兄,只怕没一个能全身而退。

    欢喜坨突然想起了四毛说的三句话:“一是绝不上岸,以防不测。二是一旦上岸,就得奇兵制胜,擒贼擒王。至于最后一条嘛.....务必要设法把翘嘴白留在船上,万一有变,他可就是死里求活的那支伏兵……”想到这里,欢喜坨恨恨的暗自骂了一句:“张四毛你个乌鸦嘴。”骂归骂,但他心里清楚,现在只能抓住翘嘴白这根救命的稻草了,于是乎郑重其事的抱拳拱手,给翘嘴白施了个礼。

    “你这是干啥?抽的哪门子风?”翘嘴白急忙扶住了欢喜坨。

    欢喜坨胖脸上没有一丝的笑容,用很诚恳的表情问道:“翘嘴白兄弟,你说句真心话,我们漕帮的兄弟你是真心结纳还是点头之交?”

    “你这是什么话?我翘嘴白毛病虽然不少,但最重的就是一个义字,咱们不就差磕头烧香拜把子了吗?要不咱现在就补上?”

    “凭你这句话就成,今天我欢喜坨这百八十斤,还有漕帮的二十几个兄弟的命就全交到你的手上了,是死是活,全凭兄弟你一句话,咱决不皱一下眉头。”

    “越说越离谱了,我要你们的命干嘛,咱哥俩认识也这么久了,没见过你这么神叨叨的,有啥话直说。”

    欢喜坨一把抓住了翘嘴白的手,眼睛亮的渗人,直勾勾的盯着翘嘴白:“兄弟,你还没看出来吗?那个福九布下了一个局,就是等着王富贵和你上钩呢?你想想看,王老大和他是平起平坐的,你又是邱老杆的心腹弟兄,如果干倒了你们两个?他会有什么好处?”

    欢喜坨是成精的老江湖,一句话就打到了翘嘴白的七寸上,翘嘴白的脸色急剧的变换着,眼神飘忽,胸口也开始起伏不定,显然是心里边在飞快的打着算盘,沉吟良久之后,翘嘴白冒出来一句:“坨哥,事情没坏到这个程度吧?邱老杆只要在,公然反水,自相残杀的事他不得掂量掂量啊?”

    “说得在理,但如果他和金白眉暗地里勾搭呢?”欢喜坨步步紧逼。

    翘嘴白瞬间的汗就开始下来了,心里隐隐有不祥的预感,但嘴巴上兀自硬撑着:“不可能吧,这可是犯大忌的事,真要被抓住了把柄,沉了他的湖都算轻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