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一七章 绝处逢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欢喜坨的这番话让王富贵和翘嘴白一下回过味来,脑袋顶着舱壁,一点点挪到着身躯,坐了起来,全都直勾勾的盯着欢喜坨,虽然没开口说话,眼神里却带着无比复杂的信息。

    欢喜坨缓缓的点点头,示意他们稍安勿躁。

    船舱外边闹哄哄的声音响成一片,有开口阻拦的,那是六子的声音。也有好言央告的,那是对方的人,船身微微一晃,显然两船已经靠拢在了一起。

    “这点浆子都是上好的老窖,不成敬意,不成敬意。”还是那个粗豪的声音,显然是指挥着手下人将一坛坛的酒往这边船上运,脚步杂沓声不绝于耳。

    船舱里欢喜坨等人竖起了耳朵,屏神静气听着外边的动静,过得许久,兵刃交错之音震人耳鼓,斥骂声也突然大作。

    “你们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六子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他发出了一声惨嚎。

    “都别动,官军有公干,妄动者格杀勿论。”随着这一声历喝,船舱外的争斗立刻停了下来。

    紧跟着舱帘一挑,一个脑袋钻了进来,欢喜坨大声叫到:“周瞎子,赶紧的给我们松绑啊,愣着干嘛?”

    被唤作周瞎子的人只剩下一只独眼,舱里有黑,过了片刻才适应了舱里的光线,待他看清情形后,笑嘻嘻的走了进来,一边拔出匕首挨个割断绳索,一边对欢喜坨打趣道!“坨哥,你咋被捆成粽子了,我日啊,这都啥味道啊......”

    待到欢喜坨等人一个个排着队从舱里歪歪倒倒走出来的时候,才看清楚外边的情形。此处正是入江水路的一个弯道,江面狭窄,水流因为回流的原因,也不算湍急,两边夹着很多的石洞和树木,欢喜坨久走漕路,当然知道这里易于隐蔽船只,正是水匪埋伏的绝佳之地,没想到今天派上了大用场。

    一直都趾高气扬的六子此刻如一条死狗似的瘫在甲板上一动不动,福九和他的手下被十几个船夫打扮,手执利刃的汉子逼得围成了一个圆圈,其余的几条随行船只则被十几条快船团团围住,船上的人清一色都是官军的服色,刀枪耀眼。显然他们是用一条货船做诱饵,直接登上了关押欢喜坨等人的漕船,然后突然发难,制住了福九和他的手下,一旦人质无忧了,其他埋伏在河湾里的官军快船再突然杀出,来了个卷包会,这一个伏击确实是打的干净漂亮。

    船头上为首的站着两个人,一个身材魁梧,满脸络腮胡,高挽着的袖口外翻,拇指上大大的一枚铁扳指十分醒目,他旁边站着的一位年轻人则反差巨大,斯斯文文的做派,不声不响。

    “奎五大哥,柳兄弟,多谢多谢了!”欢喜坨抱拳为礼。

    “谢啥谢,咱兄弟谁跟谁,快上岸洗洗吧,这一身埋汰东西,真够你们受的。四毛给你们备了压惊酒了。”奎五哈哈大笑。

    当见到四毛的那一刻,王富贵和翘嘴白百感交集,却又无从说起的样子,四毛依然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两位好朋友,虽然身在八旗,可都是相家,算得半个江湖人。”说着话,将他们让进了屋子里。

    居中而坐的两人正是刚才在江上出手相救的两位。

    “刚才坨老弟介绍过了。”王富贵一边说,一边带着翘嘴白就要大礼参拜。

    奎五一手一个拖住了两人:“四毛的兄弟就是我老奎的兄弟,咱们不作兴这套。”

    王富贵一脸的诚挚:“奎五哥,救命之恩还在其次,我们一家老小全保全住了,这份情我们兄弟今生今世都还不起了。”

    奎五哈哈大笑:“我可不贪这个功,你还是谢谢四毛兄弟吧,计策是他定的,伏击的位置也是他选的,抓住了福九还送了份大功劳给兄弟我,要说谢,我和你一起都得谢他。”

    四毛在一旁插话道:“咱能不这么谢来谢去了么?兄弟我可是前胸贴后背了,有啥话酒桌子上再说。”说完,指了指身后一名三十好几的长须汉子:“这位是我同参的师兄,本地漕帮老大,人称水鹞子,借你们的光,叨扰他一顿。”

    这句话让众人轰然叫好。这一路上阶下囚的滋味可不好受,打着绑绳不说,吃喝更是没门,上岸之后洗漱完毕,精神为之一爽,肚子可就咕咕叫了。刚才看着满桌的酒肉已经馋涎欲滴,四毛这一句话如同开了闸门,众人在水鹞子的招呼下分成几桌入了席,立刻全速开动,大吃大喝起来。

    四毛和奎五等人笑嘻嘻的喝着酒,至于菜则浅尝辄止,一直看着欢喜坨,王富贵,翘嘴白等人甩开腮帮子大快朵颐,尤其是欢喜坨的战斗力最强,嘴里嘟嘟囔囔嚼着一块猪头肉,碗里夹了一块鸡腿,手已经伸向了一只大蹄髈,百忙中还不忘灌一口酒,顺子也是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