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七八章:不说再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回到S市之后,一下火车,两人先到老王的学校去报道。

    老王的几个狐朋狗友看到老王回来,像苍蝇见了屎一样围了上来,嚷嚷着让他请客。

    开学已经快两个月了,老王一直没来学校报道,平常上课点名都是靠这帮兄弟在打马虎眼——如果不是老王提前打电话跟兄弟们交代好,说不定学校已经把他列为失踪人口了。

    梓杨看着老王跟朋友们互相嬉笑打闹,突然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从滇南到漠北,经历了几个月的腥风血雨刀光剑影之后,突然重回到凡人的世界,有点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到底哪边的世界更真实一些,他也说不清楚了。

    “嗳,你哥们怎么了?怎么站那不说话啊?失恋了?”一个哥们看着站在一边失魂落魄的梓杨大咧咧地问道。

    “闭嘴吧你!这点钱哥几个拿着,老子请客,你们晚上自己随便找地方吃,别跟我客气。”老王从剩下的几百块钱里面抽出两张,递给其中的一个人。

    “哎呦,王哥太客气了!举手之劳还请客!自家兄弟这么客气干嘛!”那人毫不犹豫地把钱收下了。

    另外一个人问道:“王哥,怎么听你的意思,晚上不跟我们一起?”

    “是啊,学校附近新开一家网吧,正在搞活动打折呢,吃完饭一起去通宵呗!”

    “我还有点事要解决一下,先走了,这几天继续帮老子罩着啊,回来必有重谢!”老王不顾众人的热情挽留,拉着梓杨转身就走。

    “王哥,你好歹跟李老师打个招呼啊,他念叨你好几次了!”一个同学在背后喊道。

    “再说再说!”老王回头挥挥手,跟梓杨两人离开了医学院,直接在校门口打了辆出租,让司机加速赶到客运站,买了两张最近出发去H市的车票。

    “去学校?咖啡坊?还是先回住处?”老王看着梓杨问道。

    “去咖啡坊!”梓杨毫不犹豫地说道。

    下了客车之后,两人在车站旁边叫了辆黑车,直接到奔向咖啡坊,到了地方之后,一下车愣住了。

    往日热闹非凡的咖啡坊大门紧闭,门上贴了两张封条:“本店转让,停止营业。”

    “咋回事啊?好好的店怎么就关了?”老王趴在窗口往里面望,大厅里的桌椅已经全部搬空了,柜台也被拆的乱七八糟,里面一地狼藉。

    “去小丽学校。”梓杨沉着脸说道。

    老王握着兜里的钱一脸犹疑地说道:“老李,咱这马不停蹄地跑了半天了,剩下的钱只够再打一次车了,你可悠着点——咱这还没吃饭呢。”

    梓杨一扬手:“出租车!”

    两人赶到小丽的学校时,正巧是晚上吃饭时间,从食堂里出来的小丽看到两人愣了。

    “小丽!”老王咧着嘴喊道,脸上表情复杂,不知是哭还是笑。

    “王哥!”

    小丽瞬间绽放出灿烂的笑容,蹬蹬蹬地跑到两人跟前,欣喜地喊道:“你,你们怎么才回来啊?这段时间你们去哪儿了?到处找都找不到你们!咖啡坊被关了你们知道吗?睿姐呢?没跟你们一起吗?你怎么不说话啊?”

    小丽连珠炮一般说了一大堆话,老王只是看着她傻呵呵地笑着。

    梓杨问道:“正想问你呢,咖啡坊怎么关掉了?”

    “对了,你等一下!”小丽转身蹬蹬蹬地往宿舍跑去。

    梓杨跟老王两人一头雾水地看着对方。

    过了会儿,小丽背着一个小坤包蹦蹦跳跳地跑了出来。

    “走,到学校旁边饮料店去,我请客!”小丽挽着两人的胳膊,拉着他们向学校外走去。

    饮料店里没什么人,小丽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三杯咖啡,从包里掏出两个厚厚的信封,郑重地摆在二人跟前。

    “这是你们的。”

    “啥东西?”老王接过信封一捏,凭感觉里面应该是钱!

    “遣散费,咖啡坊给的。”

    老王张开信封往里面看了看,神色一变,低声说道:“卧槽,这么多?起码有一两万吧?这么多钱你平常就带身上?”

    “我一直锁在柜子里啊,怎么了?”小丽睁着两只纯真的大眼睛看着他。

    “谁给你的?”梓杨摸着信封轻轻地问道,心底里期待着那个名字会从小丽嘴里说出来。

    小丽摇了摇头,叹口气道:“我也不认识那个人。

    上个星期我们还在营业呢,突然来了个中年人说要查账,财务说不认识他。后来那人拿出了工商执照、公司印章和委托书,我们这才知道他是咖啡坊老板委托的律师……后来,财务就跟我们说,咖啡坊要关门了,老板把店卖了。

    那个律师把大家伙叫在一起开了个会,他说老板很大方,知道大家平常很辛苦,所以给我们每个人准备了一笔感谢费,我后来算了算,每个人有四个月的工资和奖金呢!

    本来你们两人也都准备了一份的,但是你们两个不在店里,又联系不到人,律师就把钱给我,让我转交给你们。后来我问他睿姐在哪里,他说他不知道我说的是谁……”

    小丽在那絮絮叨叨地数说着,梓杨忍不住打断她的话:“你给她打过电话吗?”

    “睿姐吗?当然打过啊,我又不傻!但是电话那头一直是关机状态。睿姐到底怎么了啊?她回国了吗?我觉得大家最近都好奇怪啊,表哥前两天也请假回家了,说是家里有事,问他有什么事儿也不说……”

    “手机给我。”梓杨伸出手。

    小丽犹豫着看了老王一眼,一两个月不见,这老李怎么像是变了个人似得?

    老王咳嗽了一声,轻轻点了点头。

    小丽迟疑着把手机递给梓杨。

    梓杨接过手机,翻出苏睿的电话号码,按下了拨号键,把听筒放在耳边,手忍不住地微微颤抖。

    电话里传出一个温柔的声音:

    “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

    Sorry, the-subscriber-you-dialed- does-not-exist, please-check-it-and dial-later.”

    “什么情况?”老王看着一脸黯然的梓杨,知道情况不妙。

    “是空号,走吧。”梓杨失望地把手机还给小丽,起身向外走去。

    “你们去哪儿啊?”小丽纳闷地问道。

    “回住处。”梓杨喃喃地说道。

    “这就走啊?嗳,你们还没跟我说这些天去哪儿了呢……”小丽嚷嚷道。

    梓杨不理睬她,自顾自地走了出去。

    “嗳,老李!你等等我!”

    老王看着一脸失魂落魄的梓杨走出门,想要追出去,但是又舍不得小丽,犹豫了一下,握着小丽的手叮嘱道:“丽丽,你,你先回去吧,我、我这两天有空找你!”

    说罢朝已经走远的梓杨追去。

    两人在校门口重新打了辆车,用咖啡坊给的遣散费付了钱。

    回到住处,打开房门,只见家里空荡荡的,家具上落了一层灰尘。

    几个月没回来,屋里的一切还是老样子。

    老王长长地舒了口气,“到家了到家了!肚子饿了!老李啊,你在家里歇会儿,我去买点饭,马上就回来——你想吃什么?”

    “我不饿。”梓杨轻轻地说了一句,默默地走到自己屋坐下,两眼无神地盯着地面。

    老王摇摇头,叹了口气,转身走出门。

    “嘭”外面响起房门关闭的声音,老王出去了。

    梓杨终于支撑不住了,他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脸,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苏睿!!”

    压抑已久的他失声地嚎哭起来。

    苏睿,我终于失去了你。

    ……

    几个月后,学校图书馆。

    梓杨捧着一本英语书认真地看着。

    对面一对小情侣正在卿卿我我,两人不时地从包里拿出饼干、糖果互相喂食,不断发出悉悉索索地声音。旁边正在自习的同学不断地转头看着秀恩爱的两人,脸上一股厌恶的神情。

    梓杨对此却充耳不闻,他坐在那里头也不抬,心如止水,周围的一切都跟他无关。

    回来的头一个月里,梓杨像是疯了一样,去遍了苏睿所有去过的地方,能联系的电话也都打过了,却始终找不到任何有关苏睿的信息。

    苏睿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一下子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

    那几个月梓杨像是丢了魂儿一样,整日地不吃不喝,一个人坐在那里默默地发呆。

    老王在旁边日夜看着他,唯恐他做出什么冲动的事儿。

    后来,在老王的苦心“劝告”下,梓杨终于开始去学校上课了,没课的时候就待在图书馆看书,图书馆关门了就坐在马路边看车来车往。

    时间是治疗一切的良药。

    苏睿在他心中留下的伤口慢慢地愈合了。梓杨开始接受这一切,习惯这一切。

    不管如何,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对么?

    没有了奇异的冒险,也没有了惊心动魄的遭遇,睡眠中也不再充满了焦虑。

    梓杨的生活开始变得平淡无奇,上课,看书,打球,睡觉。

    学校、食堂、宿舍,三点一线。

    一个人来来去去,整日默默无语。

    老王的生活却比他滋润多了,他终于跟小丽在一起了,两人甚至开始同居了!就住在梓杨的隔壁。

    本来小丽想跟老王搬出去单独租一个房子,但是老王放心不下梓杨。再说这年头房租也不便宜,三个人住还能省不少钱。

    摆脱单身的老王也收性了,跟以前那群狐朋狗友彻底断绝了关系,整天跟小丽腻歪在一起。

    但是当梓杨在场的时候,小丽和老王都刻意地收敛起来,没有什么浓情蜜意卿卿我我小指头勾在一起,两人互相之间端庄有仪,客气的像是结婚几十年的老夫妻。

    他们小心翼翼地注意着梓杨的情绪,害怕一不小心就刺激到他。

    梓杨也很识趣,尽量避开他们,给两人多一点空间独处,他不想给人家添堵。

    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隐身起来,让全世界的人都看不到自己。

    最近小丽重新找了个餐饮店兼职打工,每天很晚才回家,梓杨在家里的时间这才多了一些。

    凭着在咖啡坊打工积攒下的经验和资历,小丽在这家餐厅里又做到了领班的位置,收入还不低,她主动地负担起了家里的开销,好吃好喝从来不缺,餐厅里剩下的美味佳肴也能经常打包回来。

    在小丽的精心运营下,三个人的生活品质水涨船高,老王整个人跟吹了气一样胀了起来,连梓杨都觉得最近自己胖了一圈。

    这天中午,老王跟梓杨两人在宿舍里吃昨晚小丽带回来的披萨。

    老王感叹:“我的人生梦想实现了,终于过上了吃软饭的日子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老王还特意看了梓杨一眼,像是哲人一般说了句:“其实,只要把自己的目标降低,梦想还是可以实现的。”

    梓杨不说话,抬起身拍拍腚走了出去。

    傍晚,从图书馆回来之后,梓杨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手里捧着刚从图书馆借回来的一本书,《挪威的森林》。

    正在看着,这时候门外响起开门声。

    梓杨看了看表,才7点钟,这对小夫妻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老王从门口探进头来:“老李,还在家腻歪着呢?赶紧换衣服,跟我们一起庆祝去!”

    “庆祝什么?小丽有了?”梓杨头也不抬地说道。

    “滚蛋!今天是元旦你忘了?千禧夜啊!1999年的最后一天!一千年才有一次,多么值得纪念的日子啊!晚上西湖有焰火表演,大家都去看呢!”

    梓杨面无表情地奥了一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