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2:坑爹的姑娘(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婆,不如,你同他们说说,让他们给我几分自由?”

    “不求多了,就只要一点点,一点点,就行。”说着话的同时,傅佩瑶还伸出右手,大拇指掐按在小指上,比划了一个小指甲那么大的范围,“我绝不会像那些被养得天真单纯,不知天高地厚的姑娘一般,不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觉得自个儿能担下,从而做出超过自己和家族承受范围之外的举动来。”

    连溺爱傅佩瑶的老夫人,都没败在傅佩瑶的“甜言蜜语”里,就更不用说,早早就接了长公主传讯,知晓傅佩瑶会要求些什么的太上皇了。

    “这些事,你与你爹娘商量,即可。”

    “外婆,如果他们能同意,我就不会这般烦恼了!”傅佩瑶嘟着嘴,一脸哀怨地看着太上皇,“你就不能帮忙,同他们说说么……”

    然而,哪怕傅佩瑶使出了浑身解数,就连“一哭二闹三上吊”这种往常鄙夷不屑的招数都使出来了,依然没能让太上皇松口。

    万般无奈之下,傅佩瑶只能拿起放在桌上的茶水,“咕嘟咕嘟”灌了大半壶茶后,才特别豪放地拿手指抹了抹嘴巴,然后就神情怏怏地瞅着太上皇。

    “外婆……”

    “嗯?!”太上皇很是享受傅佩瑶的撒娇卖乖,然而,对傅佩瑶的“要求”,那是一概不应!

    “唉……”傅佩瑶悠悠地叹了口气,“我只是想尽些绵薄之力,然而……”

    “罢了!谁让我人小,没说话的份呢?!”傅佩瑶自怨自艾了好大一会儿,发现依然未能唤醒太上皇心里的愧疚怜惜等情绪后,才不得不偃旗息鼓,佯装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然后,轻拍自己额头。

    “唉哟!瞧我这记性!”傅佩瑶扁扁嘴,苦着脸,道:“之前,我还跟大家放话,说今晚吃‘火锅’,一应食材都由我来挑选处理呢!瞅这天色,只怕大家又以为我是在说大话了!”

    “火锅?”自三年前,傅佩瑶“魂回”大唐王朝后,火锅这样独特且最适合冬季食用的饮食方式,就以一种让人咋舌不已的速度,在最短的时间里,传遍了大江南北。

    然而,对傅佩瑶“吃货”属性已有了深刻了解的太上皇却知晓,眼下,傅佩瑶嘴里提到的“火锅”,绝对不是之前大伙吃的那种!

    “嗯!”傅佩瑶点点头,对于“吃货”来说,“火锅”这个话题,那是能延伸出来,讲个三天三夜不停歇的,然而,眼下,真正让她再次提及这个话题的,却是最最适合在寒风呼啸的冬季食用的羊肉火锅!

    “前儿,庄子里送来了新鲜的牛羊肉,我就灵机一动,让厨子们将它们切成薄薄的片……”提及自己最喜欢吃的“羊肉”火锅,傅佩瑶那叫一个口若悬河,手舞足蹈,恨不能立刻就将这波“安利”卖出去。

    “听你这么说,我都想尝尝了。”太上皇也不由得露出一抹向往来,伸手摸了摸傅佩瑶的头,“之前你说的商场和超市,预计什么时候动工?”

    “等到来年春天,气候暖一些后,就能动工了。”说到这儿时,傅佩瑶也有些郁闷和懊恼,“我没想到,京城的冬天来得这样早,而,天寒地冻后,做什么事情都只能达到‘事倍功半’的效果。”

    为何,在今年春天的时候,傅佩瑶未想到修建商场和超市这种明眼人瞧见后,轻易就能猜测到她不菲来历的建筑?

    并非矗立在盛京的会所和拍卖会这样的地方,唯有身份地位不斐的人才能进入,根本就不必担忧这样的隐秘传到一些身份不明,不应该知晓这些东西的人耳里,从而掀起莫名的浪花。

    也并非因为安国公府嫡长女傅芷卉这位“本土重生女”,淮南王府佟涵梦这位“穿越”又“重生女”,侥幸得到医女系统,却早就被控制起来的郑碧曼这三位姑娘的存在,让同样携带“星宝”这枚金大腿,从某方面来说,也可归为“穿越女”傅佩瑶,害怕遇到一个真正被老天爷划为亲闺女,给予无尽的金手指和金大腿照顾,轻易就能碾压各路穿越重生女,却又真正心狠手辣,容不下世间出现第二位老乡的“穿越女”出现。

    而是单纯地没想到。

    是的,没想到。

    ——一种自己在玩着大型全息生活类的网游,身体虽在游戏中,但灵魂却游离于外的诡异感觉。

    这也很正常。

    谁让三年前才“魂回”大唐王朝的傅佩瑶,哪怕包括太上皇和皇帝在内的众长辈们再如何地疼宠,却依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灵魂也仿若还停留在穿越前的那个时空里,根本就没将自己当成“回到故土”的大唐王朝人。

    哪怕,这三年中,拥有“星宝”这枚金大腿的傅佩瑶,隔三差五就拿出一应稀罕之物,于无形中就推动了大唐王朝兴盛发展的轨迹,但,没有真正将自己溶入到大唐,把自己当成大唐人的傅佩瑶,依然下意识地留了一手。

    直到,如今,傅佩瑶在种种触动下,终于生出“落叶归根”的念头,将这“重来”的一生,真正地当成自己的新生。

    以太上皇的阅历,又怎会察觉不到这一点呢?只是,如傅佩瑶这般,在另一个时空生活了几十年,重新回到故土时,都难免有一段时间的不适应。

    这样的状态,唯有傅佩瑶自己想通,并主动走出来,用心去感受大唐王朝这个故乡,并生出“与故乡兴盛荣衰”无法割舍的情绪。而,包括太上皇在内众亲人长辈们在内,只能在旁边敲敲边鼓,却是不敢生出任何强硬地将其从里面拽出来的念头。

    不然,万一,没能起到应有的效果,反还逼迫得傅佩瑶生出“逆反”心理?那可该如何是好?!

    虽然,就诸多情况来看,这样的可能,实在少之又少,但,对真心疼爱傅佩瑶的众多长辈们来说,哪怕只有那么百分之一的可能,都不会,也不敢,亦不能去做!

    那么,唯有“等”。

    而,如今,功夫不负苦心人哪!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