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5:正是秋猎好时光(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盛京的秋天,在人们尚未察觉到的情况下,悄然来临。

    等到傅佩瑶发现天空中的太阳已然西斜,一早一晚的温差也加大了几分,府里那些年纪略大的嬷嬷,已换上了轻薄却又不失保暖的秋装后,才乍然惊觉那所谓的“秋老虎”,竟然没跑出来欺负人。

    秋天,对于每日里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的农民来说,那是“丰收”的季节。对于一年到头,逮着机会就办一次赏花茶话宴会的盛京世家们来说,那是到了可以再次广邀三五知己,一同登高望远的季节。

    对喜欢宅在家里,过悠然自得小日子的傅佩瑶来说,秋天这个对诸如傅芷卉,佟涵梦和白冬瑶等姑娘来说,带上了“特殊意味”的季节,和春、夏、冬这三个季节并没多大区别。

    每日里,只需考虑今日吃什么,明日吃什么……

    这感觉,对素来以“吃货”标榜自己的傅佩瑶来说,那叫一个舒爽!

    只可惜,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

    就如这日,登基之后,一直忙于政事,一年到头,连皇宫大门都没踏出过几次的皇帝,在又一次收到江南当地官员送上来的奏折后,不再按奈满腹的兴奋和激动之情,毫不犹豫地做出了“秋游”的决定。

    世人常说,皇帝“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却忘记这样一句话——“有多大能力,做多大的事情”。

    皇帝这职业,那是典型的“起得比鸡早,干得比牛多,睡得比狗晚”,一般人,还真没办法熬下来。除非,想做一个只知享受,不知承担责任,随心所欲,肆无忌惮的昏君!

    尤其,在太上皇尚且健在的情况下,一些老臣还有意无意地偏向于太上皇的情况下,这所谓的皇帝,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干得了的。要不然,真以为,皇帝嫡亲的那些兄弟姐妹们,包括傅佩瑶的生母长公主,为何会一个两个都逃得远远的呢?不就是不愿意做那“夹心饼干”嘛!

    这些年,皇帝那是真正地练就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忍者神功”。

    只是,人的承受力都是有限的,这压抑得太久了,就难免出现那“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的情况。

    一国皇帝身上,一旦出现这种类似“变态”的疯魔情绪,这大唐王朝的大好河山就难免破碎,一众统治者那高高在上的地位更是岌岌可危!

    幸而,这一年来,发生了很多好事。

    携带着“星宝“这只金大腿的傅佩瑶顺利回归,让圣僧批命的“天仙下凡”的存在,让大唐王朝走向兴盛繁荣,令皇帝成就“千古一帝”的称号,将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长公主和傅四爷这对在漠北待了整六年的夫妻俩,终于回到盛京,隔三差五就能入宫陪伴太上皇,以慰藉太上皇那颗思念儿女之心。

    诸如杂交水稻、玉米、土豆和红薯等高产量种子已在大唐推广起来,如江南等地理位置比较好的地方,已收获了两到三次,如漠北那样偏僻的地方,也已收获了一次,温饱问题已得到了最初步的解决。

    诸如西红柿、辣椒、茄子和南瓜等蔬菜瓜果,也已走上了普通富户的餐桌,想必,再过不久,就能走进寻常百姓之家。

    都说“民以食为天”,只要最基本的温饱问题解决了,那么,民心就稳了。

    民心一稳,就有了凝聚力。

    如此一来,大唐王朝国力,岂不蒸蒸日上?

    更何况,还有玻璃和镜子等以往只能由邻国商人带来交易的一些稀罕物品,也已出现在盛京街头巷尾,利用这些东西,反过来赚邻国人的钱,也是一件轻而易举就能达成的事情。

    就连“盐”这种每个人都必需食用的调料,也因傅佩瑶带来的“晒盐法”,和附带的一招“借刀杀人”的毒计,而令困扰历朝帝王来的边疆混乱不堪的情况得到极大的缓解。甚至,可以这样展望,历来让人头痛的边疆蛮夷们,将因盐,粮食和香皂等一应生活必需品,而慢慢地被“驯化”,最终,失去血脉里天生就具备的“凶悍”本性。

    教化蛮夷之功,又是一桩能名传千古的妙事!

    至于可以随心所欲地添加鲜花食材等东西,做成闻着很香,看起来很漂亮,用起来更是很滋润舒爽感觉的香皂,那也不再像以往那样,仅仅只是世家勋贵之家夫人小姐们才能使用的价值昂贵的保养清洁品,而是已慢慢地走入寻常百姓家。在包括傅佩瑶这个“策划者”都未预料到的情况下,为大唐未来的兴盛发展和繁荣富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需知,自古以来,那些大范围爆发的伤寒鼠疫,究其根源,不过是未注重“个人卫生”的清洁。

    而,达到就地取材基础,价钱便宜到每家都能置办起的肥皂和香皂,哪怕再贫穷的人家里也会时常备,就更不用说其它人家了,那更是每天的必用品。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而,眼下,可以预料到的“太平盛世,万邦来贺”的壮景,让自登基起,就一直心力交卒的皇帝,终于不必再压制着自己那“风流儒雅”的才子本性,而能在即将到来的秋季,带着一众朝臣和妃嫔们,近距离地体会一下“登高眺远”,欣赏自己治理下的美好河山,再对着天空吟诵一首能表达自己满腔慷慨激昂情绪的诗词!

    向来缺少运动细胞的傅佩瑶,那是宁愿宅在家里过自己悠哉惬意的小日子,也不愿意与一众心怀叵测,脸上却做出一幅真挚诚恳神情的人相处。

    ——又不是未来需要继承家业的嫡长子,何必按奈自己心里的烦躁郁闷等情绪,与一众同样居心不良,心狠手辣的人虚与委蛇?

    倘若,自个儿也是勇谋兼具,算无遗策的人,也就罢了。怕就怕,本是一个蠢得没边的人,偏还自我感觉良好,然后,与一众人精交往的时候,不经意间,就被对方套出许多隐秘要闻。

    典型的“被对方卖了,还帮着对方数钱”,坑了自己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