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模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项雅愣愣地坐在大厅的沙发里。

    她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现在是在幻境里还是在现实里她也分不清了,商清逸是死是活也不知道,宫辰是真是假也闹不清,想离开,唯一的车也上不去,如果这是幻境的话,就算她找到了车,大概也是回不去的。

    现在差不多就是无从下手的状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摆脱这种状况。

    她也不太敢睡觉,谁知道一觉醒来会不会发现自己又出现在了不认识的地方,又或者在睡眠里遭遇了什么就直接嗝屁了,只能坐在这死瞪着眼睛发呆。

    脑袋疼得几乎要裂开,困意一波一波地袭来,这时候还不能睡简直是精神折磨。眼皮不受控制地想要阖上,项雅狠狠拧了下自己的大腿,然而学生时期无往不利的防瞌睡手段在这时候完全失了作用,大腿上的疼痛不仅没能刺激她清醒过来,反而因为这个对现在的她来说算挺大的动作消耗掉了最后一丝意识,彻底抱头睡着了。

    她睡得很不安稳,耳边似乎有风吹过,又似乎有呢喃细语,叽叽喳喳地吵得她烦躁。嘈杂的声音消失后,她又感觉到似乎有什么在轻轻拍打她的脑袋,一下又一下,不算用力,但是十分烦人。

    偏偏她睡得又太沉了,想睁开眼看看,结果眼皮像被黏住了一样无论怎样都睁不开。意识混混沌沌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无力感充斥在胸前,泛起了一股酸涩的感觉。心莫名地慌了起来,有一瞬间,这种感觉和熬夜到天亮那种困到极致神经却是兴奋着的感觉重叠了起来,心脏的无力酸涩甚至让她有种自己即将猝死的错觉。

    大概真是因为猝死的感觉太过鲜明,项雅猛地睁开了眼睛。

    一双白色的旅游鞋映入眼帘,与此同时一柄尖锐的匕首直逼而来,刀尖映着寒芒几乎贴到了眼球上,瞬间回笼的意识让项雅立刻张开了空间入口,把宫辰整个人裹进了空间里。

    三秒后他掉在了五米外的地方。

    项雅惊魂未定地瘫倒在沙发上,睡得发麻的身体连动下手指都十分艰难,她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大脑仿佛缺氧一样运作困难,一时接收不了这样的现状。

    宫辰撑着身体爬了起来,坐在地上,冷冷地盯着她,一抬手,一根金属刺就唰地飞了过来,然后消失在了半空中。

    项雅在两人中间开了个巨大的空间入口。

    她不知道宫辰为什么攻击她,但她知道宫辰没有金属的异能……

    她突然又不确定了起来。

    宫辰和她们也不过是刚认识不久的人,指不定宫辰也是和商清逸一样的双异能,没有告诉她们而已,商清逸不也同样只说了一个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真不好确定宫辰是不是真的。

    如果真是宫辰,那他为什么要攻击自己?

    被幻境操控了?还是他其实和那伙人是一起的?

    项雅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手臂上瞬间蔓延的酸麻感让她痛苦地又放了下来,歪着身子靠在了沙发扶手上。

    就是这样的动作,让她避开了一片从后方射过来的金属片。

    金属片擦过她的手臂,锋利的边缘划过皮肤,立刻带出了一串细小的血珠。

    项雅吃痛地抖了抖手,连忙转头看向身后,后面只有一堵墙,倒是墙壁上有一个华丽的装饰壁灯,此时上面已经被剥落了一块菱形的金属装饰片,显然就是刚才飞来的那片。

    项雅顿时发出了一身虚汗。

    他可以操纵金属!

    和楚云那种依靠能量凝聚出金属的能力不同,他的能力更像是真正意义上的超能力,可以控制现有金属的能力。比较贴切点的例子大概就是意念弯勺了,完全凭借意识力操控金属达到自己期望的目标。

    说不清哪个更有用点,但总归是有利有弊的,在这两人的能力上更多的应该是体现在消耗上的,精神消耗和能量消耗,不知道谁的能力消耗更大,但对现在的项雅来说,显然宫辰的这个能力对她更不利。

    她没办法同时维持多个空间入口把自己隔离在一个安全的范围内,入口现在对她来说就像盾牌一样,可以挡在自己期望的地方,可如果是从四面八方来的攻击,一个盾牌可不能完全挡住。

    就算他没办法发动大范围的攻击,这种随便从哪射出来的冷箭她也不可能全都防住,宫辰好好在床上睡了一夜,她可没有。现在也只能勉力撑着自己打起精神注意对方的动态,绝对没办法支撑太久的。

    而她现在的位置……

    可以说各个方向都有金属制品,宫辰想从哪发动突袭都可以,刚刚是运气好稀里糊涂躲了一个,下一个她还真没有信心能躲开。

    短暂的思索并不能带给她突破点,她一回头又是一个金属刺飞了过来,直直冲着她的胸口,带着迅猛的力道,这要是真中了,她大概当场就能挺尸了。

    金属刺来自于眼前的茶几,正好在空间入口的后方,不会被收进空间。是从茶几上的金属烟灰缸上剥离的,一个切口整齐的长条金属,项雅可以确定之前看到的时候,这个烟灰缸是完整的,没有半点缺口或者划痕。

    就这么轻松地剥离了下来,只要宫辰想,一个烟灰缸就能分割成无数的武器。

    这么一想,项雅几乎要坐不住了。她慌张地收了那个空间,又重新在贴着脸的前方张开了一个,勉强赶上了。近在咫尺的金属片让她下意识后仰了下脑袋,猝不及防看到一道亮光从眼前划过。

    又是一个金属片!

    项雅几乎要崩溃了,这些金属片根本防不胜防,鬼知道下一次会从哪飞出来,这种完全凭借运气躲过了一波的感觉让她慌到了极点,再不想点办法她真的会死在这里。

    身体的酸麻感已经消了大半,至少能起身了。她看向宫辰,直接在他身下开了个空间入口,趁着他被收进空间,飞快地往门外走,同时控制着空间,在宫辰出来的瞬间接着收进下一个空间里。

    她本来想借着一次又一次收进空间限制宫辰的活动,好给自己留出足够的逃跑时间,可她很快就发现这根本是在犯傻。

    空间入口只能开在五米的范围内,就算她保持着接连不断地把人送进空间里,本质上他还是在自己的五米范围内。

    项雅又一次痛恨起自己技能的鸡肋。

    要不先找个没有金属的地方?

    项雅只能往这个方向思考,可就算是在农村也不可能完全没金属,更何况这是个发展地还不错的镇子,想找个没有金属的地方,几乎是在做……

    梦……

    项雅忽然眼前一亮。

    要说没有金属的地方,可能还真有。

    她在原地缓了缓刚恢复知觉的双腿,飞快地跑到了服装店里,站在了那个被自己刨开的坑前。

    下面的根茎还在蠕动着,密密麻麻地交织在一起,项雅虽然摸清了范围,却没摸清厚度,单从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