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0.牛肉干!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们之前住哪儿的?也变成这样了吗?”

    商清逸连白眼也懒得甩给她了。

    方文撇撇嘴,摸了摸肚子,“我好饿啊。”

    “自己找吃的去。”商清逸巴不得早点摆脱她,自己随便找了栋楼就要进去。

    楼道里一片漆黑,虽然在黑夜里待久了,眼睛习惯了黑暗,但也只能勉强看见眼前的楼梯,门牌号什么的都得贴着门靠近了看才能看见。

    商清逸在一楼的门前停了脚。

    房门半掩着,门前还能看到并不新的血迹,隐约还能看到玄关的鞋柜,商清逸轻轻拉开门,一声悠长刺耳的咯吱声随着她的动作突兀地响起。

    血迹是从玄关处延伸出来的,绕过玄关就是客厅,地上散乱着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有衣服有包装袋有日用品什么的,角落里还有个行李箱,明显这家主人匆匆忙忙整理东西想要逃难,却没能如愿。

    商清逸直接摸进了厨房。

    灶台上有锅,一揭开锅盖,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味就扑面而来,锅里炖着已经腐烂变质看不出原材料的食物,黑乎乎的一锅,不论从外观还是气味上都让人作呕,商清逸皱了皱鼻子,用力盖下了盖子,厚玻璃的锅盖在不锈钢的锅上磕出了重重一声。

    靠近窗户的地方已经被风吹得一片狼藉,那里正好放着一排调味料,胡乱倒在一起,染得整个台面都脏兮兮的。商清逸翻了几个柜子,只找出了一瓶拧得挺紧的白糖和一颗用报纸包着的大白菜。

    大白菜外面的叶子都蔫了,最里面倒还算新鲜,但毕竟不是密封的,还在外面放了这么久,就算商清逸再饿也不敢冒险吃这个的。

    厨房里没有冰箱,商清逸抱着糖罐又摸到了餐厅里。

    餐桌旁边的角落里有一台挺大的冰箱。末日以后就断了电,冰箱早就不制冷了,放在冰箱里的东西自然也没法保鲜了,一打开冰箱门就闻到了一股酸腐的气味,不算浓烈,但隐隐约约萦绕在鼻尖的味道还是让人脑仁一窜一窜地疼。

    商清逸动作略显暴躁地在冰箱里翻了翻,已经变质的食材被她一股脑地拨了出来,哗啦啦地掉了一地。冰箱里大部分都是存放在保鲜盒里的菜,上面还贴着标签,几月几日吃哪一份,粗略数数大概是一周的分量,但是放了这么久也早就不能吃了。

    零食少得可怜,只有一袋薯片,商清逸顾不得翻找其他层,直接打开包装袋飞快地把薯片吃掉了。

    本来已经饿过头没什么感觉了,吃了一点以后不仅没感觉到满足,反而唤起了之前那股饥饿的感觉,饥饿感一波一波袭来,商清逸懊恼地按了按肚子,只能拉开下面的冰箱门,继续寻找食物。

    下面都是冷冻层,原本是用来放肉和冷饮的,冰箱不制冷了,肉也变质了,冷饮也早化了,她总不能抓着冰啃吧。

    卧室和书房里的窗户都碎了,里面被狂风吹得乱七八糟,商清逸只看了一眼就放弃了,要从这里面找食物无异于在垃圾堆里翻牛排。

    整个家还算完好的就只剩不挨着窗户的客厅和餐厅了。

    商清逸不死心地把客厅重新仔细地翻了一遍,终于从茶几的抽屉里找出了一条没拆封的口香糖和一包饼干,两袋咖啡,电视柜里还有把瑞士刀和一把螺丝起子。

    商清逸翻了个背包,把这少得可怜的东西装了起来,出门决定到对门再碰碰运气。

    对门是和这边同样的格局,商清逸熟门熟路地径直进了餐厅找到了冰箱,一打开冰箱门她眼睛都亮了。

    这家的主人显然是个吃货,冰箱里各种零食都有,甚至还有完全没拆封的牛肉干!商清逸觉得自己都快哭了,饿了这么久突然见到了肉,人生的大喜大悲莫过于此了!

    商清逸把能吃的东西都扫进了背包里,还有两大瓶橙汁和一瓶纯净水,背包放不下,她索性又去了趟隔壁,把行李箱拉了过来。

    东西装好后她才坐在小凳子上,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牛肉干,喜滋滋地吃了一口。

    真幸福!

    她一口就咬掉了一半,嘴巴塞得鼓鼓囊囊的,满嘴的肉让她的幸福感直线攀升,之前还烦躁的心情一扫而空,甚至高兴到想摇头晃脑。

    然而她没能晃起来,刚转个头,就看到了餐桌后面,一具惨死的尸体正趴倒在地上面对着她,瞪得滚圆的眼睛暴凸出来,死不瞑目地盯着她。

    商清逸咀嚼的动作停顿了两秒,又继续飞快地嚼动起来,眼睛却一眨不眨地和地上的尸体对视,一边咽下嘴里的食物,继续咬着手上的肉。

    直到牛肉干连渣都没剩下,商清逸才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把最后一丝肉味卷进口腔,起身走了过去。

    一团小火苗从指尖窜出来,照亮了这个角落。

    尸体还是新鲜的,已经完全僵硬,看起来应该是才死去不过一天,这么近的时间,很有可能是和那几个人一起的。

    商清逸捏着两根手指把尸体翻了个面,并没有发现明显的致命伤,到目前为止她还没发现什么危险的情况,这人是因为什么死的?

    这时,一个黑色的小点吸引了商清逸的注意。尸体的眼角处有一个小小的痣,因为室内很黑,不靠近的话根本注意不到。她突然想起了方文之前的描述,连忙掀开了尸体的衣摆,果然在后腰处看到了一个黑痣。

    也因此,她还看到了后腰上的一个小伤口。

    是一个直径大约有一厘米的伤口,边缘平整,深可见骨。商清逸靠近了点仔细观察着,创口十分干净,没有血迹没有毛糙的碎肉,像是被钻出来的洞。而几乎裸露出的白骨上还有一个小洞,比针眼大不了多少,商清逸几乎瞬间就想到了之前那些被白骨丧尸吸食了骨髓的人。

    她猛地站了起来,丢下尸体,拖着行李箱就往外走。

    楼上的房间她已经没心思再去了,她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已经完全不需要直觉,一个尸体就足以表明这里可能十分危险。

    商清逸的脚步加快,行李箱的轮子在地上摩擦着,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

    出了住宅楼的时候,商清逸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顿时惊得她后背冒出一片冷汗。

    住宅楼里那些黑峻峻的窗户里,或多或少地挤着皮肤泛着铁青色的脑袋,已然白骨化的爪子扒着窗框,手掌扎在碎玻璃上也毫无感觉,无数呆滞的目光汇集在商清逸的身上,渗得她恨不得立刻拔腿狂奔。

    这里竟然是白骨丧尸的聚集地!

    顾不上思考为什么白骨丧尸会在这里,商清逸只想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

    方文早就不在这附近了,商清逸拉着行李箱飞奔出小区,刚跨出大门,门卫室里的保安就招手吼了一嗓子,“慢点,别摔着。”

    商清逸像被定了身一样,猛地停下了脚步,脖颈僵硬地转动着,视线对上了门卫室里的人。

    一个相貌普通的大叔一手搁在门卫室的窗框上,倚在那悠闲地抬了抬手,笑容满面地打了个招呼。

    月光下,大叔的样貌越发模糊,唯独那弧度非常大的诡异笑容清晰地印在商清逸的眼睛里。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