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真的会是他吗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车下了高速,不一会儿就开进了老城区,道路的两侧种满了法国梧桐,时值初秋,偶有落叶飘过。

    四周房屋低矮,细碎的阳光无甚遮挡,得以洒满整个视线,在一片碧绿和暖意中穿行,有种时间都变缓慢了的错觉,仿佛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安柔心底却泛起一抹痛苦,这里留有她太多的回忆……

    “我记得你以前就住在老城区?”沈逸尘突然问道。

    安柔点了点头,这条路近年来重新修过,沿着路右拐就到了她儿时的学校,远远望去,以前那间小卖部已经变得面目前非。

    当看到一栋已经被雨水腐蚀得不成样子的民宅时,她的瞳孔陡然缩了一下,回忆如浪潮,汹涌地掠过脑海……

    十四年前,a市的老城区。

    救护车呼啸而来,医护人员用担架从一栋低矮的民宅里抬出两具尸体。

    “啧啧,真是可怜啊,听说这家的男人前阵子毒瘾发作,把老婆活活打死,然后自杀了,只剩下一个七岁的女儿!” 作者推荐:帝国老公无限宠</span>

    “这么小的一个孩子,今后可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只能送去孤儿院呗……”

    “就是……”

    “别听他们胡说八道……”一双手牵起了安柔,小男孩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果,剥开塑料纸放在她的手心,“小柔,你不会去孤儿院的,就算去,我也会陪你一起去。”

    “阿陌,回家吃饭了!”隔壁房子的窗户里,一个女人伸长脖子探出了脸。

    当看到安柔时,她的眼神忽然充满了厌恶:“阿陌,你又和这个丧门星在一起做什么?”

    “知道了,妈,我马上回来!”男孩仰头应声。

    随即朝安柔小声说道:“小柔,我妈今天又炸鸡腿了,你在这儿等着,我吃完饭偷偷带个鸡腿给你。”

    安柔一直记得那个人当时清澈的眼神,那温柔宠溺的语气,许多年来再也没有在她耳边出现过……

    “听说旧地重游是泡妞的必杀技。”沈逸尘若有所思的一席话,将她的思绪尽数拉回。

    “沈总,这次是来工作的,我劝你还是把注意力放在员工的事上。”她面无表情地提醒,不仅是在提醒沈逸尘,也是在提醒自己。

    事情已经过去多年,再怎么回忆也改变不了她当初的选择,和这十几年来的生活轨迹……

    来到人事部提供的地址时,已是下午。

    听说那名员工是单亲家庭长大的,母亲得知他去世之后情绪很不稳定,已经打算和沈氏打一场长久的官司,安柔和沈逸尘这次主要是过来安抚的。

    换位思考,要是她的亲人也说没就没了,而她又恰好遇上了沈鹤庭这种拿钱就想堵住她嘴的人,也一定会火冒三丈……

    开门的是个五十来岁的妇人,神色明显有些不对,没等她和沈逸尘进门,突然从一旁的鞋柜里抽出一把水果刀,狠狠刺了过来:“杀我儿子,偿命去吧你们!”

    眼看那明晃晃的刀陡然朝自己逼近,安柔脑海里一片空白,一时间竟忘了要躲。

    “快让开!”关键时刻,一双有力的手忽然抓住了她,猛地将她推开。

    待她回过神的时候,沈逸尘已经挡在了她面前,手紧捂着腹部,指间不断渗出鲜血……

    拳击手出身的麦乐很快就把那妇人摁倒,夺过了她手里的水果刀。

    “沈逸尘,你这是干什么?”安柔手足无措地怔在原地,几近失声。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像是一场幻觉,她根本没有回过神来。

    “我要是死了,你会不会给我守寡?”沈逸尘脸色苍白,语气却还是一如既往的玩世不恭。

    安柔心底莫名的一阵钝痛,上前扶起了他:“你撑住,我……我马上叫120……”

    “不行,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他咳嗽了一声,虚弱地问。

    “守你个头!”安柔咬牙启齿,“你要是死了,我怎么跟沈伯伯交差?”

    沈逸尘“嗯”了一声,眼底似有苦涩:“果然还是更关心我爸……安柔,真不知道你是嫁给了我,还是嫁给了沈鹤庭那个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